最新消息:热烈庆祝IT小记上线!

转法制日报一个文章:谷歌,请干净地退出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公开发表声明,再次借黑客攻击问题指责中国,宣布停止对谷歌中国搜索服 务的“过滤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

  此时,我们想说的是:谷歌,请干净地退出;请妥善处理好所有涉及广大中国用户合法权益的事宜后再退出;请妥善处理好与那些Gmail邮箱用户、 广告合作商、谷歌地图使用者、数字版权图书馆文章权利人的事宜后再退出;请妥善处理好千万中国用户填写及Cookie收集的数据和信息后再退出,并给中国 政府、中国用户和中国法律一个说得过去的、清清楚楚的交待!

  本来,对于一个跨国公司而言,退出某个市场或领域,和进入某个市场或领域一样,是很正常的事情,是属于其内部出于战略考虑的选择问题,他人没必 要过多议论,也不足以大惊小怪。但当这件事与中国千万互联网用户的切身利益,与中国千万互联网用户的日常工作、学习和生活挂钩的时候,这种退出就不再仅仅 是一种企业行为,而变成一个足以对社会造成较大影响的法律问题。此次事件也让互联网服务企业退出而带来的各种法律问题第一次以无法回避的方式地摆在了我国 政府和千万用户面前。

  具体说来,谷歌退出可能涉及的法律问题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那些已经习惯了使用Gmail邮箱的用户怎么办虽然这样的服务可能是免费的,但在他们的邮箱里可能保存着用户多年的邮件,有很多重要的信 息。退出前,谷歌是否会提供足够的时间让用户转移信息,并为这种转移提供方便如果造成用户损失,用户必将追究谷歌的责任,但我们希望这种追究不要追到美国 去。

  虽然目前谷歌提供的绝大多数服务都可以找到替代者,无论是搜索引擎、邮箱服务还是关键字广告,对于广大用户还不至于造成没有其他服务商可选择的 局面。但要命的是,目前网络上很多的用户注册都是以邮箱为准的,包括域名注册等,一旦邮箱更换,如没有及时通知对方,域名到期、续费等通知不能及时送达, 网站就无法访问了,会给用户造成极大的损失。类似的情况不仅在域名领域存在,在网络社区、网上交易、网上支付、网络游戏等领域也会大量存在。也就是说,电 子邮箱其实已经成为网络身份的一个重要连接点,电子邮箱的另一头连接着千万用户五花八门、林林总总的互联网应用,连接着千万用户巨大的成果、便捷性、利益 和权利。一个看似完全商业化、可自由选择的邮箱更换由于已经关系到身份的更换而变得不那么简单了。身份的更换不仅费时费力,更会带来大量难以量化的损失。 也就是说,真正的问题不是换不换服务商那么简单,而是很多的身份识别、依存关系和附着其上的无形资产和便捷性是无法在短期内更换而不受损失的。

  谷歌的退出把一个互联网领域长期以来就存在的问题第一次以无法回避的方式摆在我们面前:如何及时、有效处理影响大的互联网及IT服务企业的退出 问题,如何建立有效的一系列机制,如委托其他企业续接的机制等,从而把用户的损失降至最低,并要求退出企业做好善后事宜。

  第二,那个前一段曾闹得沸沸扬扬的“谷歌数字图书馆事件”怎么样了,是不是可以这样不给中国的著作权人和民众、媒体一个交待就一走了之呢据中国 作家协会统计,谷歌公司扫描收录使用了8万种中国图书作品,其中仅中国作协会员就有2600人,8000多种图书。要知道,中国可是有专门保护网络版权的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啊!

  第三,据网络分析公司StatCounter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下半年,Google中国市场份额已经达到43%。如果按照截至 2009年年底的3.84亿中国网民计算,使用谷歌搜索引擎的中国用户应该不少于一亿六千万。这些用户使用搜索引擎后会在谷歌上留下大量的个人信息,如个 人姓名、电子邮件、账户密码、用户偏好、IP地址、发送请求的时间,等等。那么,谷歌走之前,能否妥善处理我们的这些个人信息,我想每一个中国用户都有权 知道。

  在谷歌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其这样的《隐私权政策》:当您注册Google账户或其他要求注册的Google服务或业务推广产品时,我们 会要求您提供个人信息(例如您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和账户密码)。对于某些服务,例如我们的广告服务,我们还会要求您提供信用卡或其他付款账户信息。当您 访问Google时,我们会将一个或多个Cookie(包含一个字符串的小文件)发送到您的计算机或可以准确识别您的浏览器的其他设备。Cookie用来 存储用户使用偏好、改善搜索结果和广告选择以及跟踪用户趋势(例如用户的搜索方式),从而帮助我们提高服务质量。使用Google服务时,您每访问一个网 站,我们的服务器就会自动记录您的浏览器发送的信息。这些服务器日志可能包含以下信息:例如您的网络请求、IP地址、浏览器类型、浏览器语言、您所发请求 的日期和时间以及可识别您的浏览器的一个或多个Cookie。

  对于这些个人信息,按照谷歌在海外的政策,最少是要在谷歌保存九个月以上的。而去年的10月23日,欧盟的数据保护工作组已致电谷歌,要求其将 用户搜索信息的保留时间缩短至六个月或更短。而按照国际惯例,这些个人信息是不应该在本国境外处理的。

  第四,我们知道,谷歌提供的服务与合作是很多的,如网络广告、购物搜索、谷歌地图、翻译服务、265导航、谷歌音乐、谷歌视频,等等。这些服务 要么与相关增值服务商存在密切的合作与分成关系,要么是相关服务商在谷歌服务的基础上开发了大量的增值服务,而谷歌在退出前,能否妥善地把与这些服务商的 合作关系了结清楚,能否认真地履行还没有到期的合同,能否把相关增值服务提供商的损失降到最低并给其充分的调整时间也都是我们从法律的角度非常关注的。

  总之,互联网服务是关系亿万网民日常学习、工作、生活的大事,简单的、甚至是免费的服务却附着着广大用户林林总总、或大或小的利益,服务提供者 也因广告等方式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不能像小孩“过家家”一样一不高兴说走就走。

  当然,走也可以,但请妥善处理好与广大用户、合作者、权利人的关系再干净地走!否则,广大中国用户不答应,中国政府不答应,中国的法律也不会答 应!

猜您喜欢

备案号:苏ICP备1201686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