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热烈庆祝IT小记上线!

二十二 --我在软件园的那些日子里

回到学校,牛二打电话把小黄叫了出来,一起在美食广场吃了顿饭,回到宿舍,宿舍其他人跑的无影无踪,各忙各的事去了。西安的两个家伙估计还在打球,陕北的跑出去约女友去了,估计晚上不会回来。隔壁宿舍的华仔,戴着耳麦,埋进屏幕里,看着东京爱情动作片,另个人在那玩着杀人游戏。相对来说大伙考研的考研了,工作的找到单位了,这会在学校完全是无拘无束,任你肆意妄为,没人管你。马上答辩,然后就只剩领毕业证了,前段时间牛二也刚清考完毕,把大一大二大三挂的科目一并在大四进行清考,否则没法毕业。清考管的比较轻松,基本可以目中无人的进行抄写了,当时老师在讲堂翘着二郎腿,从眼神流露可以看出正在跟一个妹子聊的如火如荼,已经忘了还在监考这回事,于是牛二轻松完成了清考,说起来比较轻松,其实还是有些压力的,毕竟它直接和毕业证挂钩着,让你不敢懈怠。
  第二天早上,整专业的人都聚集在教学楼前,穿好了发下来的学士服,学士帽。随着一声茄子,大家将帽子摘下,在帽子翩翩飞舞天际,手舞足蹈中相机留下了影像,成了最珍贵的一张照片。毕业在即,百感交集,在欢声笑语下,胶片里留住了青春,留住了永恒。
  照完照片,宿舍六人跑去美食广场,各自点着喜欢的面食或者米饭,牛二点了份金马刀削面,虽说味道比起铁蛋稍微逊色些,但是加之辣子油,也完全可以与之媲美。六人围坐一起,相互开始感慨起来。
  "还记得大一刚来,看见两西安人坐在床上,腿悬挂在护栏上,傻不拉几的打着扑克,我也没事的蹭上床去,三人一口流利的陕西方言,让旁边陕北的那位叔感觉民风有些恶劣。"牛二开始如数家珍的回忆着。
  "记得当时玩了一会,便觉腻烦,三人跑去对面的毛坡村,戳了几杆台球,随便在外面吃了晚饭,当时真是有点傻。"西安的一个家伙也陷入回忆。
  "岂止是傻,如果再来一次,谁还会漫无目的的瞎逛,早都直奔网吧了。"西安的另个家伙言语着,语言里透漏着依依不舍。
  "还记得递给我爸的那根烟呢吗?我爸回去给我说提防着你们,在他心里抽烟的学生不怎么得宠。"陕北的吃着一口面,也不甘示弱的说着。
  还没说完,话便被一口娘娘的宝鸡话抢了过来,只见他扶了扶眼睛,让雾气散散,热气腾腾的面将眼镜弄得模糊,也使得眼睛有些湿润。"记得刚来宿舍,你们一群(穷)人嘲笑我的方言,说唧唧喳喳半天也搞不清在说什么。"
  "你个瓜皮,"这不激怒了江苏的那个家伙,四年的大学教会了他许多本地粗口,现在脱口而出,不假思索,"我贼你们还算好的,都是本地人,就我一个外地的,当时我就在骂教务处的那帮傻蛋怎么安排的宿舍!"说着几下筷子,拨弄着米饭。
  "是否还记得那家网吧,"说着话就透露着一丝丝猥琐,"就是那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叫什么元通网吧。"
  "怎么能忘掉?图个便宜,充了五十元会员,才去了一周就关门大吉了,那张卡现在还在我抽屉扔着呢。"牛二有些气氛,无可奈何的笑着说道。其他人也想起了这茬事来,不禁大笑起来。这件事情对于旁人或许很快就会释怀,可是对于牛二却记忆深刻,因为当时生活拮据的他省吃俭用才办的这张卡,用了不到十元就找不到那间网吧,心里当时还是五味杂陈,却无处释放。
  "不过那个老板还是有些姿色的。"
  "我靠,没想到你口味那么重,饥不择食啊。"江苏的补充道。
  "你敢说你没动过心思歪念?"西安的反诘道。
  "我动过行了吧,赶紧吃饭吧,等会一起照相留个念去。"陕北的冒失失的捡了个便宜,大家都不言语了,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也经不起回忆摧残。几个人吸呲吸呲的吃着饭,也不知是鼻涕还是什么,许多话语如鲠在喉,思绪万千。
  吃完了饭,宿舍六人跑遍校园,在每个角落留下足迹,试图在相片中留住这段记忆,随着咔咔的声响,三三两两搂做一团,龇牙咧嘴的摆着pose,与背景一同被记录下来。沿着湖畔,曾经让自己怦然心动的那个女孩,或许也已毕业,是否还能记起,曾经坐在湖边的那个男孩,默默无闻的注视着你,像是欣赏一副唯美的画,里面只有落花,春风拂动的头发,以及灿若星辰的微笑,和那深邃柔情的双眸,有人触景生情,恍惚神伤。
  "又想起你的那个女神了?"对于他的无疾而终短暂而美好的暗恋,宿舍人都觉得新鲜,曾经还一起蹲点,来看看到底是多么美貌超凡,让舍友如此心驰神往。最后舍友一致认为,此女只能用呵呵来形容,此后一段时间,这个插曲成了晚上卧谈的必备话题。
  耗尽了两块电池,意犹未尽的六人,流露着不舍与眷恋,却还在逞强,将眼角的泪花在躲过他人的时候,悄悄抹掉。期间撞见其他宿舍的一群死党,强搂强抱着照了一堆照片。几人最后跑去学校门口,在西安邮电学院几个金色大字下,夕阳清洒在大地上,在路人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强忍的眼泪终于不争气的奔涌出来,这张用手机拍下的照片,浓缩了这几年,风风雨雨中度过的那些岁月。
  "喂,晚上记得老校区,散伙饭,一个都不得缺席。"团委那边来的电话,借着今天所有人都在,将四年的时光画上完满的句号。
  晚上陆陆续续,一群人都如约的赶到秦香楼,七点半左右,人员全部到齐,35人,一个不少。班长首先开口说话:"今天呢,难得全班聚在一起,数数这种机会还真不多,关于今天的这顿饭,大伙都知道意味着什么了。"说着说着,话语有些哽咽,"啊,是吧,我们总要毕业,难免会到分别时刻,希望大家在今后的路途上,能够记住自己曾经是西邮一人,能记住有个电子信息专业,能记住班里的每个人。"说到这里,早已抑制不住的情感,在环境的催化下,决堤开来。只见班长拿起酒杯,斟满了酒,一饮而尽,一屁股深深坐了下来,眼圈早已湿润。
  这时团委站了起来,接着说到:"正如刚才班长所说,四年时间,全班聚集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没想到今天这一聚,竟成了四年大学时光的最后一餐,回首四年,一晃便悄然逝去,我依然能记起,当时运动会上大汗淋漓时,某个男生递给我的饮料,冰凉却温暖。"这时底下的人不失时机的起哄,在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中,一个男生缓缓的站了起来。

猜您喜欢

备案号:苏ICP备12016861号-4